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

热门小说

外篇  比翼天边

章节字数:2566  更新时间:13-06-25 2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西运逸帝七年,秋。

    “安王,您来了。”御花园最高的凉亭下,万江躬身向来此的安云琪行礼。

    安云琪轻点头,往日的温文已不复存在,他声音低沉的道,“皇上呢?”

    万江立刻回答,“回王爷,皇上与小皇子在亭子里。”

    “本王知道了。”安云琪话毕,抬步登上石阶,冷漠异常。

    万江望着渐行渐远的俊昂身影,不禁感慨万分。自三年前皇上平定了公主之乱后,便剑指东辽。东辽新皇登基,向西运俯首称臣,岁岁纳贡。但新皇上官圣却欲要其妹上官丝蓉回朝。

    时至今日,忆起那时,万江还会冷汗涔涔。又有会想到那位冷傲的蓉才人竟是东辽璇箬公主上官丝蓉?

    自那日安王从议政殿出来后,宛若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过去人人争相示好的安王,已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清冷王爷。而反观原本“寒冰”齐世子,因得世子妃后,却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时时笑意盎然,羡煞旁人。

    万江无奈的叹息,多少人失而复得,又有多少人得而复失。事事不遂人愿,人人身不由己。失意之人又何止安云琪一人?那位独坐明堂之上的人,不也是如此寂寞着吗?不由得,万江仰头看向高处的凉亭,隐约可见一大一小的身影,他心疼的红了眼眶。

    安云琪踏进凉亭中,就见风逸手握朱砂笔钩钩画画,不见丝毫马虎。他的俊颜如昔,眉宇间却比当年多了一份沧桑。他身旁的稚子摇晃着小脑袋,丁点大的小口张张合合读着面前的诗书,却懂事得没有发出声响,生怕打扰了他的父皇。

    安云琪疼惜的看着小皇子,小家伙完全如风逸当年的模样,虽年纪小,却已俊逸异常,惹人垂爱。只有他的鼻子隐约可见他母亲的影子。

    安云琪只顾注视孩子的小鼻子,再也舍不得移眼。记得那年那个女子离开时,宫门外,她白衣染尘,跪地拜托他照顾她幼子的模样,依然历历在目,清清楚楚。

    多年来,他虽精心照料,却远不及风逸事事亲为。身为帝王日理万机,但风逸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小皇子,无论朝政多令他心力交瘁,对于孩子的事他始终未假手于旁人。

    “何必如此辛苦?”曾经有人劝过他。

    那时,风逸露出了许久未见的温暖笑意,回答道,“若非如此,只怕她更不会原谅朕。”

    安云琪叹口气。一切还是为了她。

    她离开的那日风大雨大,他看见他孤身站在城楼上,黄袍染雨,他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他,那日,直到她的身影淹没在雨中,他依旧站在原处舍不得离开,久久,久久……

    “安王叔。”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安云琪露出笑,看着向他跌跌撞撞跑来的小皇子,伸出手臂将他抱了起来。

    “臣……”安云琪无奈的看着风逸,颇感失礼。

    风逸放下朱砂笔,一甩袖道,“不必多礼了。”

    “谢皇上。”

    小皇子环住安云琪,撒娇道,“安王叔何时带睿儿去骑马马?”

    不待安云琪回答,风逸已起身,将孩子抱了过去,自己揽在怀中,亲昵的问道,“怎么?睿儿想骑马了?”

    安云琪惊吓得出了冷汗,他哪里是带着风睿去骑马?实则是他无法拒绝那人对稚子的思念,因此假借骑马之名,带她的孩子去见她一面。谁知小家伙将此事捅了出来。

    “皇上……”他刚想开口解释,却听见风逸替他回答道,“等父皇和王叔谈完事情后,就让王叔带睿儿去骑马,可好?”

    安云琪见风逸这般耐心的哄着孩子,心里一阵不忍。想他们皆是自幼无人可及,享受万丈荣光之人,可如今皆都为情所困,不得所爱。

    一个孤身照顾稚子,即使有三宫六院,却再也无真心爱人;一个空有满满情爱,即使天下百媚千娇,却无人可再入眼。一个近在咫尺,不得相见;一个远在天涯,会见无期。

    眺望东方,那是会稽的方向,安云琪无比钦羡如今在那里逍遥的眷侣……

    会稽,东山秋雨如珠帘,红鸾入云昆仑巅。

    扁舟一叶,沧海一渡,诗书一卷,抚琴一首。

    白纱衣宛若蝉翼,空灵清丽,纤指一挥,便是世间天籁。

    琴声和着雨声,弹尽情切眷恋。纵使沧海桑田,白首约不厌。

    曲罢,天地寂静。

    “姐姐的琴,又精进了。”同行的少女由衷赞道。

    白衣女子只是爱恋的抚过琴弦,柔声道,“是他的琴做得好。”

    少女转着灵动的大眼睛,坏笑道,“还没过门呢,就句句赞他,日后真是嫁了过去,那还得了?”

    女子不怒反笑她,道,“当初是谁把他做的毽子当成宝贝似的?别说借去玩一下,就是碰,也碰不得。”

    少女哑口无言,娇气的嘟着嘴,佯装没有听见她的打趣。

    女子咯咯一笑,回眸望向岸边,杨柳下,那道青衫昂然而立,磊然如风。认出了那人,女子的脸色黯了几分,无言的焦急映在了眼底。

    少女见她神色异常,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不禁大呼,“谢大哥?他怎么在那里?他的身子还未好呢!”

    少女回身对着撑船的人道,“快,快点靠岸。”

    白衣女子紧紧咬着下唇,满目心疼。船还未靠岸,她就一个箭步跨上了岸,由于行动过急,她险些摔倒,幸得一旁的青衫男子扶住了她。

    “无碍吧?”他的声音微弱,身上的青衫已浸湿,想来他在此等候她们已经一段时间了。

    女子站稳,反握住他的手,疑惑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接过小厮送来的伞,他将她纳入伞下,悠然解释道,“今日去府上拜访,云伯父说你与姿姿游湖去了,我见天色已暗,心忧你二人未带伞出行,便与府上的小厮给二位小姐送伞来了。”说道最后,他开起了玩笑。

    “你……”听了他的解释,她反倒气不得,也恼不得,只得干眨着一双水眸,五色掺杂的看着他。

    他大病初愈,清瘦苍白,她心痛不已。三年前,他执意回北燕,却不料被奸人所害,身中奇毒,命悬一线。今时今日,她都不敢回想,若是他们没有早一点攻破京都,若是他等不到他们,若不是她三叔可解此毒,他会怎样?她又该如何?

    见她眼眶微红,他心知她所想,宽慰她而笑,道,“云伯父说我身上的毒已清,只是早些时候费了些精力,所以才这般羸弱,不妨事的。”

    云姿接到谢池的求救,笑嘻嘻的上前,明里指责谢池道,“谢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姐姐的心思呢?”坏笑的,她偷偷的看着云敏,道,“你要是不快点把自己养好,姐姐怎么把她自己嫁出去呀?”

    “你……”云敏羞得面如桃花。

    谢池坦然接受,爽朗而笑,伸手揽过云敏,连连道歉,“是,是,是我的不是,我定会回去好好休养,争取尽早娶你过门。”

    他话一毕,云姿拍手称好,欢呼雀跃。

    云敏别过头,娇羞道,“呸!谁说要嫁给你?”

    握紧她的手,谢池轻道,“想反悔恐怕不行了。是谁曾说,有她在的地方,我可安身,亦可立命的?”

    云敏笑而不答,对上他的眼,她笑颜如花,光彩照人。

    愿此生比翼,白首不相离。

    (此篇是为了送给刚刚参加完高考的一位小读者所作,也庆祝他取得了好成绩。因为他很喜欢谢池和云敏,所以稍微剧透了一下后面的内容。可能大家看得莫名其妙,还希望大家多多见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maya-craft.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