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

热门小说

小楼生活  第二十九章 青憶现世 (修)

章节字数:4129  更新时间:17-08-23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是担心着温云华,红木也未多做停留,低眼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回了碎语客栈。

    进了宁字号,发现温云华还未醒来,脸色隐隐发黑,婉儿正打了盆水来,准备给温云华擦脸。

    红木忙道:“婉儿姑娘,真是麻烦你了,交给我就好,你去照看魏婆婆吧。”不由分说地拿走婉儿手中的帕子,不着痕迹地坐在了温云华的床边。

    婉儿也未多说什么,答应了一声就出去关上了房门。

    红木放下帕子,打开漆木盒子,取出金蚕放在了温云华中指指尖,只见一丝丝黑色的线条汇聚到此,金蚕越变越大,温云华的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

    见此,红木心下一松,不枉她这几天奔波劳累,还冲破禁制恢复武功。

    是的,红木体内有当初与神墓定下的誓言,除非在神墓之中,不然不得使用自身武功。若要强行打破禁制,在恢复武功的三个时辰后,会失明一个月之久,且武功会再次被封印。

    房门突然被打开,齐凌带着何信走了进来。

    红木眼中微黯,也不拐弯抹角,道:“盟主贵干?”

    “红木姑娘,”齐凌好心情地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红木,“咱们做场交易如何?”

    “说。”懒得与他纠缠,不如直接挑明。

    “红木姑娘果然爽快,在下就直言了。现在金蚕在你手里,我想,请将金蚕交于我处保管。”顿了顿,齐凌又道:“当然,这之后,我会让红木姑娘万无一失地当上天下第一高手之位。”说着,连他自己都轻蔑一笑。

    他很确定,红木并非强于路戈成,路戈成之所以输,他可是看出了个大概。

    “呵呵,”红木也回以轻蔑,“可这么看下来,盟主可是最大的赢家。”

    得到金蚕,还避免了暗中争夺。

    “可是红木姑娘,当天下第一高手的好处你不是不知道吧。除开这无上荣耀,这在沧海大陆上的消费都免单的好处,可是能让你一生无忧的。”齐凌继续说道。

    “若我不肯呢?”红木面不改色,心中却开始估计还有多少时间。

    “不肯?呵,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咦?这不是齐盟主吗?幸会幸会……”外面突然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声,随之便有人进入了红木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

    齐凌脸色一变,他做好安排,待红木进入客栈后便把客栈清空,此时只有他们这儿有人,可面前这人,显然不是碰巧路过。

    “阿荣?”红木带着疑惑,他怎么来了?

    齐凌见这形势,脸上的神情一换,“无惑公子,你也来拜访红木姑娘?”

    公子荣早就看清这齐凌不是来拜访,嘲讽一笑,“可不敢像齐盟主这样拜访。”

    见此,虽说齐凌不想现在招惹这人,却骑虎难下,冷着脸说:“无惑公子,我看,你现在还是回避的好。”

    此话一出,方烟握剑的手紧了紧,更加戒备。而公子荣眼中神色不定,扭头看了看红木。

    红木并不想牵扯到公子荣,开口说道:“阿荣,你先回避一下,我待会儿找你。”

    公子荣听红木如此说,暗下忖度一番,便暂时回避。

    “红木姑娘,想好没有?”齐凌瞥了一眼红木,却是隐藏了一丝不耐烦。

    这个女子,怎么跟公子荣认识……

    “盟主请回吧,给我点时间考虑。”红木感到时间不多了,不便与齐凌纠缠,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齐凌看了一眼红木,又想到公子荣就在附近,给何信打了个眼色,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希望得到姑娘的好消息。”齐凌离去,何信暗自留了下来。

    “嗯……”温云华动了动,眼睛缓缓睁开。

    红木快步上前,扶他起来,“云华,毒已解,可有好些?”

    温云华震惊地看向红木,不顾自己身体尚且虚弱,用力抓住红木的胳膊,骨节泛白,声音嘶哑地问道,“阿茹,你做了什么?!”

    红木拍了拍他抓紧自己的手,“无妨,和你的命比起来,这不重要。”

    温云华眼眶竟起了血丝,更加嘶哑的声音,用力吼道:“胡闹!”

    红木见温云华情绪有些激动,安慰道:“真的没事,你好了照顾我一个月就是,可别想抵赖。”

    温云华一把扯开红木的衣袖,见原本白皙的手臂上出现了一道血痕,更是气恼,“你不知三道血痕后你也会没命吗!”

    红木淡定地把衣袖从温云华手中扯出来,“知道知道,一次而已,不碍事。”

    温云华紧紧地盯着红木,忽地把人拥入怀中,收紧手臂,“阿茹,此生我必护你周全。”

    红木放松了身体,靠在温云华怀中,眼角带笑,“好……”

    夜晚

    红木穿行于小巷之中,七拐八拐地找到一间略显破旧的小屋,推开并未上锁的大门,走了进去。

    “明天,照我纸上说的做。”红木将一个信封放在桌上,看了一眼只点了盏煤油灯的房间。

    “我有什么好处?”一个青色人影缓缓步出,并未拿起信封。

    “在龙城境内吃喝全免还不够?”

    青色人影嗤笑了一声,“我若想要,还需你给?”

    红木默了默,“两坛。”

    “五坛。”

    “三坛。”

    “四坛。”

    红木拿起信封,“不干拉倒。”

    “哎哎,三坛就三坛,成交。”

    红木善酿酒,独特的手法可酿制多种口味,让少有口福的某人垂涎不已。

    红木笑了笑,“还有一件事,我要齐凌的项上人头。”

    “哦?他怎么得罪你了?”青色人影接过信封,慢慢打开。

    “放血魅伤了我的人。”红木解释了一句,准备离开。

    青色人影立马放下信封,“我说,这件事连报酬都没了?”

    红木微挑眉梢,“对你来说不过顺便的事。”

    “一码归一码,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加一坛。”

    红木点了点头,快步离去。

    青色人影这才打开信封,眼睛立刻睁大,一拍自家本就摇摇欲坠的桌子站了起来,冲着红木离开的方向吼道:“不行!这得五坛!五坛!”

    啪嗒……

    桌子碎了。

    第二日

    顾微偷偷摸摸地正准备再次溜出门,突然……

    “顾微!你再给我跑!”老板娘此时叉着腰拿着鸡毛掸子大大咧咧地指着顾微,一脸不善。

    顾微适时地止住脚步,讪讪地回头,扯出一个笑容,结巴地说道:“老,老板娘……”

    “哼!”老板娘走上前,指着顾微就是一顿臭骂,“我说你这姑娘,当初我好心地收留你,现在你看看你,不留在店里好好做事,竟然又想出去!昨天你出去这笔账咱们都没算完呢,怎么,啊,今天又要出去?!”

    顾微暗自咽下一口口水,讨好地笑道:“老板娘,别生气别生气,您知道我这个新来的对什么都好奇,这不昨天的武林大会实在是太有意思啦,我才,我才……”就在老板娘怒视的眼光中,顾微的声音越来越小。

    “有意思?什么东西没意思?来一个有意思的东西你就跑,那你还做不做事啦!”

    就在老板娘数落顾微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

    “老板,来碗牛肉面。”

    顾微看见这人,眼睛越睁越大,这不是纳兰公子吗!

    “愣着干嘛,还不去通知厨房!”老板娘看着呆愣的顾微,再次吼道。

    “好,好……”顾微连忙点头,看了一眼纳兰就欢喜地跑向厨房,边跑边喊:“张大叔,下碗牛肉面!”

    而此时再一轮的武林大会开始了。

    全场依旧是十分安静,大家紧紧地盯着台上之人。

    这次是上一轮最后筛选出来的高手向司徒沉邪挑战。

    司徒沉邪笑得渗人,一身黑紫大袍,玩味地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人。

    “请!”书生有礼地说道。

    “少废话,开始吧!”司徒沉邪不屑地一甩头,就发起了攻击。

    只见台上的两人,一动一静,一黑一白,司徒沉邪招招夺命,书生险险避让,这场比武,似乎没有悬念。

    司徒沉邪本就自大,他尽量让自己在最少的招数内解决对手,所以从不手下留情。

    就在司徒沉邪要使出沉邪毒掌的时候,书生已口吐鲜血,连忙大喊:“我认输!”

    在这里,若对方认输,是不可以继续打下去的。于是司徒沉邪收了掌势,轻蔑地一笑,回到自己的位置。

    书生松了口气,任鲜血在自己白色的衣裳晕出一朵朵妖艳的花,艰难地下台。

    有些时候的认输并不代表懦弱,而是理智地保全自己。有输有赢,这才是生活。

    就在大家低声讨论这场比武的时候,又有一人上台,气场之大,令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而这人,一身张狂的红衣,全身散发着一种嗜血的气息,如修罗般降落到台上!

    霎时,全场寂静。

    齐凌却是全身一抖,嘴中默念:“青,青憶!”

    要说为何齐凌会发抖,他见到路戈成的时候都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青憶给人的印象,就是地狱修罗!她曾一人血洗冷家堡,无一人生还。这在当时江湖上一度流传,令人对这个嗜血女王闻之色变。而他齐凌如此人物,也胆寒于青憶的嗜血。

    再观十大高手中,公子荣和司徒沉邪都全身紧绷,对于这个青憶,有所耳闻,今日一见,却心中不免感到传言不假。

    端亲王虽是看好戏,眼神也不禁有些凝重。

    此时,台上这个张狂之人微微抬起自己的下巴,拿出一个漆木盒子,冷彻人心的声音说道:“昨日那位红木已经被我打败,金蚕在我手中就是证据,若有人不服,来吧。”

    坐在台下的民众微微一抖,说不出话。这个青憶的气场确实令人压抑,甚至——畏惧。

    青憶一观众人,无人上台,不由冷笑。台下之人却是抖得更厉害。

    “那么……”青憶眼中嗜血的光芒毫不掩饰,转身面对十大高手的方向,却是对着齐凌说道:“我,青憶,挑战当届武林盟主齐凌。”

    齐凌一听,心下一紧,本能地想要拒绝,这个青憶的嗜血程度他可是深知,这一战,怕是凶多吉少。可这么多人看着,他却是拉不下这个脸。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得不有此一战。

    齐凌上台,另有二人呈上生死状,齐凌微一皱眉,今天的情况,可不在自己的计划之内。

    袖中的手微微松开,有白色粉末出现在掌内。做好这些,齐凌脸色稍解,抬起头面对青憶。

    就在二人对视之间,青憶已然出手,危险的一掌直击齐凌,齐凌费力一转,险险避过这一掌,掌风却是隔断了齐凌留出的长发。

    青憶嘴角勾起冷笑,不待齐凌缓过神,又是反手一劈,瞄准齐凌的命门!

    这下齐凌手臂一挡,快速抽出另一只手,手中的粉末瞬间洒向青憶,这一下动作除他二人无人看清。

    青憶眼眸微眯,一挥手,挡下袭向自己的一部分,快速飞起,就齐凌的头为着力点,翻身避过。

    齐凌,竟敢用毒!

    青憶眼中的杀机已是浓烈,脚下生风,使尽全力从后背袭击齐凌。

    这下齐凌却是避之不及,硬生生地接下这一掌。顿时口吐鲜血,眼中的不甘却是映着青憶的嗜血。

    青憶可不准备放过他,紧接着一甩手,齐凌的一条胳膊顿时飞出十米之外,血溅当场!

    “啊——”齐凌忍不住剧痛,大声叫了出来。

    这下这些坐着的人坐不住了,都纷纷站了起来,有些姑娘家甚至晕死过去!

    “青憶姑娘,手下留情!”

    “是啊,他好歹也是盟主!”

    有两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站了出来说道。

    “签了生死状,这点痛苦又算什么。”青憶收了手,冷冷地说道,瞥了一眼那两人。

    那两位顿时不再多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青憶缓缓走到齐凌面前,居高临下地说道:“你要是认输,我现在便放了你。”

    齐凌忍着剧痛看着这个一身张狂的女子,见她眼里的不屑毫不掩饰,想要认输,却发现发不出声!

    “呵,”青憶嘲讽一笑,“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化手为刃,直取齐凌性命。

    齐凌还来不及挣扎,就失了呼吸。

    四周一片寂静,没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本尊累了,你们继续。”说完,在众人的注视礼下,青憶到了属于武林盟主的专属院落--武尊楼。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maya-craft.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