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一卷 斩鬼师 第二十四章 泥塑仕女

章节字数:4335  更新时间:14-04-20 21: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四章泥塑仕女

    走在路上的时候,石兰香告诉王瞎话儿,黃立只所以有病,完全是他桌子上那尊仕女惹的祸。那尊仕女已经成了精怪,想治好黃立的病,一是赶走那精怪,二是把她给除灭掉。

    她还对王瞎话儿说,有什么事她随时会对他说,只当她是他的一个耳报神。只要你手中有宝剑,就什么也不要怕。

    一到黃家,黃中便领王瞎话儿人等进了他儿子的屋子。

    屋子里的光线稍微有点暗,黃立的床头桌上有一个被黑布蒙住的东西,约有半尺高。

    不等人吩咐,黃中掀开那块黑布,一个泥塑的栩栩如生的仕女显露出来。

    黃中好像有点惭愧的说:“大仙儿,你所说的就是这东西了!”

    王瞎话儿对这尊泥塑怒目而视,问:“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嗨!”黃中愧疚地说:“早几年破四旧,立四新,扒庙的时候,我看这个泥巴像怪好看,就把她埋了起来。到晚上我偷偷把她拿了回来。也没敢放在明处,藏在墙洞里,几个月前,小儿不知道找啥东西,发现了这尊泥塑,他就放在了他的床头桌上。”

    王瞎话儿紧握住泥塑的脖子,阴沉着脸对黃中说:“我不是吓你,啥东西你都敢往家拿!她虽然被供奉在庙里,但她并不是一个神仙,她只是一个童女。受了点香火,听了些和尚们的经文,多多少少沾了点灵气。你藏在家里不拿出来还好些,一让她出来,她没有了管束,能不为所欲为吗?再说,你儿子正值青春当年,这泥塑不思凡才怪哩!如今,她已经缠上了你的儿子。我若不来,用不了一个月,她便会吸尽你儿子的精血。”

    黃中战战惊惊地说:“大仙儿,你说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王瞎话儿举起那尊泥塑,用力地往地上摔去,也许是泥塑太结实,也许是王瞎话儿力度不够,那尊泥塑并没有粉碎,而是被摔掉了头,断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

    与此同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伴着一道白光,一个声音厉声说:“多管闲事的王品道,你等着,姑娘我不是好欺负的!”

    王瞎话儿宝剑一扬,怒喝道:“妖怪,哪里走?”

    他跨步出门,去追赶那女妖怪。

    起初的时候,黃中夫妇和郭德汉夫妇以及这村上的人们还跟在王瞎话儿后边,可是,跟着跟着,却再也找不到王瞎话儿的身影。

    王瞎话儿在石兰香的指引下,对那女妖怪紧追不舍。直到村西山间的林中。女妖怪忽然停了下来。

    女妖怪和那尊泥塑长得很像,而且还多出了几分灵秀之气。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她那红色的裙裾在风中飘扬着,如果不是她这一身古代服装,无论谁也看不出她竟然是一个妖怪。

    她对迎面起来的王瞎话儿说:“王品道,你不要不自量力,你以为我怕你,是吗?”

    王瞎话儿义正辞严地说:“你不怕我,你跑什么?”

    女妖怪没好气地说:“这就得问问你肩膀上那个吊死鬼了!”

    女妖怪如此出言不逊,气得石兰香一下子从王瞎话儿的肩膀上跳下来,她说:“泥巴胎,今天你若服了大师的管教,你就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再回来为害世人。如若不然,定然送你到灵君大帝那里,狠狠地惩治你!”

    女妖怪轻蔑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哈,一个吊死鬼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我谷红儿享受过多少香火,对付你一个吊死鬼,还真是绰绰有余。”

    说着,她露出一副狰狞的面孔,自顾自说道:“吊死的滋味应该很好受吧?今天姑娘我让你再吊一回,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为人。”

    话音未落,这个名叫谷红儿的女妖怪便扑向石兰香。

    石兰香稍一闪身,挥动手中那根挽着套的长绳,迎接谷红儿的挑战。

    一股强风吹过来,王瞎话儿多亏扶住了身边的一棵树,才没有被吹倒。石兰香则像一只风筝一样,被吹到空中。谷红儿站立在当地,身体一摇,一根看不到头的竹竿伸向空中。直戳那飘荡着的石兰香。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石兰香用长绳攀住那根竹竿,轻松地坠落到地面上。然后巧妙的离开了竹竿。

    王瞎话儿看这是一个空档,挥剑去砍那根竹竿。看着竹竿已经被砍断。但断成两截的竹竿,往中间一弯,夹住了他手中的宝剑。任他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石兰香甩开绳套去套竹竿,竹竿却旋即消失。谷红儿却站在王瞎话儿他俩对面。

    谷红儿恼恨地质问道:“难道说你们就没有谈过情,说过爱吗?你们为什么对我苦苦相逼?为什么不让我去自由自在地爱一个人?”

    石兰香痛斥道:“你这女妖,真是恬不知耻,你满足了你个人的欲望,毁掉了一个人的性命,这也是爱吗?你不净心修炼,祸害浮屠世间,这也是爱吗?这个爱字,你怎么说得出口啊!你怎么又配说爱呢?”

    “是啊!”王瞎话儿接过话茬,“谷红儿,你以你的淫乱去迷惑人的本性,你不以为耻,反而为荣。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王瞎话儿手中的宝剑陡然间长出了灵气和神威,隐约作响的宝剑,闪烁着怪异的光。光芒中一阵阵寒意在漫延。连石兰香都觉得有点头晕目眩。

    谷红儿已经达到怒火中烧的程度了,她手指王瞎话儿他俩说:“你们这一人一鬼,一唱一和,能奈小仙我何?我有我的爱情观,我有我的爱法,我一再忍让,你们就认为我软弱可欺。那么好吧,咱继续斗法,直到你们口服心服为止。”

    王瞎话儿早已是剑人合一,哪还能听得下谷红儿在说些什么?宝剑起处,如冰雪飞临,但见团团迷雾,片片雪花。他仿佛在铸造着冰天雪地的传奇。而谷红儿的身法再如何地灵巧,也被浓重的剑气所包裹,她几乎喘不出气了。

    石兰香适时地甩出绳套,只一下便套住了谷红儿的脖子。还没等这一人一鬼笑出来,谷红儿脖子一歪,绳冲宝剑,一斩两断。谷红儿又逃脱了。

    谷红儿边退边说:“你们别把我逼急了,我不想树立仇敌。我只要我的爱情!”

    王瞎话儿边追边说:“少说漂亮话,多作实在事!我也不想树立仇敌,但我容不得邪恶蒙蔽正义!”

    第二十五章妖雾重重走在路上的时候,石兰香告诉王瞎话儿,黃立只所以有病,完全是他桌子上那尊仕女惹的祸。那尊仕女已经成了精怪,想治好黃立的病,一是赶走那精怪,二是把她给除灭掉。

    她还对王瞎话儿说,有什么事她随时会对他说,只当她是他的一个耳报神。只要你手中有宝剑,就什么也不要怕。

    一到黃家,黃中便领王瞎话儿人等进了他儿子的屋子。

    屋子里的光线稍微有点暗,黃立的床头桌上有一个被黑布蒙住的东西,约有半尺高。

    不等人吩咐,黃中掀开那块黑布,一个泥塑的栩栩如生的仕女显露出来。

    黃中好像有点惭愧的说:“大仙儿,你所说的就是这东西了!”

    王瞎话儿对这尊泥塑怒目而视,问:“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嗨!”黃中愧疚地说:“早几年破四旧,立四新,扒庙的时候,我看这个泥巴像怪好看,就把她埋了起来。到晚上我偷偷把她拿了回来。也没敢放在明处,藏在墙洞里,几个月前,小儿不知道找啥东西,发现了这尊泥塑,他就放在了他的床头桌上。”

    王瞎话儿紧握住泥塑的脖子,阴沉着脸对黃中说:“我不是吓你,啥东西你都敢往家拿!她虽然被供奉在庙里,但她并不是一个神仙,她只是一个童女。受了点香火,听了些和尚们的经文,多多少少沾了点灵气。你藏在家里不拿出来还好些,一让她出来,她没有了管束,能不为所欲为吗?再说,你儿子正值青春当年,这泥塑不思凡才怪哩!如今,她已经缠上了你的儿子。我若不来,用不了一个月,她便会吸尽你儿子的精血。”

    黃中战战惊惊地说:“大仙儿,你说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王瞎话儿举起那尊泥塑,用力地往地上摔去,也许是泥塑太结实,也许是王瞎话儿力度不够,那尊泥塑并没有粉碎,而是被摔掉了头,断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

    与此同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伴着一道白光,一个声音厉声说:“多管闲事的王品道,你等着,姑娘我不是好欺负的!”

    王瞎话儿宝剑一扬,怒喝道:“妖怪,哪里走?”

    他跨步出门,去追赶那女妖怪。

    起初的时候,黃中夫妇和郭德汉夫妇以及这村上的人们还跟在王瞎话儿后边,可是,跟着跟着,却再也找不到王瞎话儿的身影。

    王瞎话儿在石兰香的指引下,对那女妖怪紧追不舍。直到村西山间的林中。女妖怪忽然停了下来。

    女妖怪和那尊泥塑长得很像,而且还多出了几分灵秀之气。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她那红色的裙裾在风中飘扬着,如果不是她这一身古代服装,无论谁也看不出她竟然是一个妖怪。

    她对迎面起来的王瞎话儿说:“王品道,你不要不自量力,你以为我怕你,是吗?”

    王瞎话儿义正辞严地说:“你不怕我,你跑什么?”

    女妖怪没好气地说:“这就得问问你肩膀上那个吊死鬼了!”

    女妖怪如此出言不逊,气得石兰香一下子从王瞎话儿的肩膀上跳下来,她说:“泥巴胎,今天你若服了大师的管教,你就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再回来为害世人。如若不然,定然送你到灵君大帝那里,狠狠地惩治你!”

    女妖怪轻蔑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哈,一个吊死鬼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我谷红儿享受过多少香火,对付你一个吊死鬼,还真是绰绰有余。”

    说着,她露出一副狰狞的面孔,自顾自说道:“吊死的滋味应该很好受吧?今天姑娘我让你再吊一回,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为人。”

    话音未落,这个名叫谷红儿的女妖怪便扑向石兰香。

    石兰香稍一闪身,挥动手中那根挽着套的长绳,迎接谷红儿的挑战。

    一股强风吹过来,王瞎话儿多亏扶住了身边的一棵树,才没有被吹倒。石兰香则像一只风筝一样,被吹到空中。谷红儿站立在当地,身体一摇,一根看不到头的竹竿伸向空中。直戳那飘荡着的石兰香。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石兰香用长绳攀住那根竹竿,轻松地坠落到地面上。然后巧妙的离开了竹竿。

    王瞎话儿看这是一个空档,挥剑去砍那根竹竿。看着竹竿已经被砍断。但断成两截的竹竿,往中间一弯,夹住了他手中的宝剑。任他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石兰香甩开绳套去套竹竿,竹竿却旋即消失。谷红儿却站在王瞎话儿他俩对面。

    谷红儿恼恨地质问道:“难道说你们就没有谈过情,说过爱吗?你们为什么对我苦苦相逼?为什么不让我去自由自在地爱一个人?”

    石兰香痛斥道:“你这女妖,真是恬不知耻,你满足了你个人的欲望,毁掉了一个人的性命,这也是爱吗?你不净心修炼,祸害浮屠世间,这也是爱吗?这个爱字,你怎么说得出口啊!你怎么又配说爱呢?”

    “是啊!”王瞎话儿接过话茬,“谷红儿,你以你的淫乱去迷惑人的本性,你不以为耻,反而为荣。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王瞎话儿手中的宝剑陡然间长出了灵气和神威,隐约作响的宝剑,闪烁着怪异的光。光芒中一阵阵寒意在漫延。连石兰香都觉得有点头晕目眩。

    谷红儿已经达到怒火中烧的程度了,她手指王瞎话儿他俩说:“你们这一人一鬼,一唱一和,能奈小仙我何?我有我的爱情观,我有我的爱法,我一再忍让,你们就认为我软弱可欺。那么好吧,咱继续斗法,直到你们口服心服为止。”

    王瞎话儿早已是剑人合一,哪还能听得下谷红儿在说些什么?宝剑起处,如冰雪飞临,但见团团迷雾,片片雪花。他仿佛在铸造着冰天雪地的传奇。而谷红儿的身法再如何地灵巧,也被浓重的剑气所包裹,她几乎喘不出气了。

    石兰香适时地甩出绳套,只一下便套住了谷红儿的脖子。还没等这一人一鬼笑出来,谷红儿脖子一歪,绳冲宝剑,一斩两断。谷红儿又逃脱了。

    谷红儿边退边说:“你们别把我逼急了,我不想树立仇敌。我只要我的爱情!”

    王瞎话儿边追边说:“少说漂亮话,多作实在事!我也不想树立仇敌,但我容不得邪恶蒙蔽正义!”

    第二十五章妖雾重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maya-craft.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