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荒郊藏尸

章节字数:4757  更新时间:14-08-10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晚的山风很凉,凉的有些发硬。大龙和严焰抱着肩膀徘徊在那座小屋跟前,双腿有些发软。她已经进去很长时间了,奇怪的是那屋子里面,一直没有亮起灯光。她在里面做什么呢?是不是专等着他们两个进去?

    “要不要进去?”严焰本就有些颤抖的声音被萧索的秋风吹得听起来有点支离破碎,“进去以后我们要怎么办呢?毕竟我们是跟踪来的,而且她好象已经发现我们了,要是她质问我们为什么跟踪她,我们怎么回答?”

    “我也不知道啊!”大龙畏惧的锁紧了眉头,“既然她早就发现我们跟踪她了,为什么还一言不发?换句话说,我们上当了!她根本就是特意引我们来这里的!她真是个可怕的女人,我越发相信,她根本就没有死!有可能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导演的!”大龙说到这里,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她是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严焰不时的瞄一眼不远处那幢黑漆漆的小平房,“我的意思,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干脆一次把事情弄个明白!再说了,我们两个好歹也是男人,她一个女人,能把我们怎么样?”严焰虽然口中这样说着,但是他的声音,抖的像风中的叶子,大龙看着他那逞强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

    “走吧。”大龙拉起严焰的胳膊,“你说的对,谜底也许就在眼前,我们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等一等!”严焰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我们,要不要跟石秀或者董胜打声招呼?”

    大龙闻言停住了脚步。要跟他们打招呼吗?石秀现在不知道处于什么状况,而照石秀的意思,董胜也未必就是可靠的人。

    “给石秀和董胜都发个短信吧。”大龙考虑了一下,“我心里也真有点害怕,不知道即将遭遇什么。虽然石秀信不过董胜,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董胜一声,毕竟他是警察,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

    严焰点点头,两个人各自给石秀和董胜分别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们自己现在的处境,然后两个人紧紧的拉着手,一步一步猫着腰朝那幢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任何声音的小房子走走去。

    越来越近了!两个人的心揪的越来越紧,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膛中急剧跳动着,他们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了屋子里那个诡异的女人。

    终于到了房子跟前,两个人轻轻的蹲在窗户下面,耳朵贴着墙壁,试图听见一点点响动,来判断屋子当中究竟处于什么状况中。但是耳朵里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怎么办?两个人相互用眼神询问着。大龙指了指门,拉着严焰来到了那两扇紧紧关闭着的房门前。大龙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绷紧了双腿,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然后他虚虚的抬起了手指,抖抖的敲响了房门。在那一瞬间,他们两个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不知道这两扇门的后面,掩藏着什么东西?会不会突然有什么鬼怪从里面窜出来,立刻把他们两个吞进血盆大口中?会不会像电影中的场景那样,有吸血鬼或者伸长了血红舌头惨白着脸的白色女鬼从里面飘出来,用她们那锋利的牙齿咬断他们的脖颈,吞噬着他们的鲜血……以前所有听说过的看见过的恐怖故事风起云涌一样从两个人的脑海中饭卷而过,使他们觉得,等待着开门的这几秒种,长的就像几个世纪,长的他们几乎马上就要拔腿奔逃……

    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甚至在他们耳朵里,除了风声,依旧什么声音都没有。

    怎么回事?两个人无声的狐疑着,大龙又一次抬起了手指,敲了敲那两扇关闭着的门,这一次,他有意识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没想到他这么一敲,忽然那门随着他的动作开了一点点,他们这才发现,原来这两扇门是虚掩着的。

    大龙一横心,严焰发现了他的意图,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倏然伸手推开了房门!

    多年以后,提起当时的情景,大龙和严焰还会浑身发抖脸色铁青!如果上天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一定不会再做同样的选择,他们宁愿选择在这之前就逃之夭夭,哪怕因此会让所有人笑话他们是胆小鬼!

    门吱呀一声开了,在大龙和严焰的眼前,飞快的朝两边闪去。就在同一时刻,一张极其恐怖的脸庞刹那间映入两个人毫无防备的眼帘!那不是属于人世间的脸,那张脸,只有幽冥中才会有:惨白的脸庞上,五官中殷殷血迹像蜘蛛网一样蜿蜒着,流到了她那张鲜红的饱满的嘴唇上!她那长长的卷曲的头发蓬乱的沾在脸上,她那大睁着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两个人,妖异的嘴角上挂着妩媚的笑容……

    最重要的是,那张恐怖的脸庞,正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迎面朝着他们俩倾轧过来!这个时候,大龙正处在屋门口的正中央,他那受惊吓过度的大脑还没有来得及从麻木空白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那张可怕的脸已经砰的一声,在大龙的视野中急剧靠近扩大,然后重重的砸在大龙的面上!紧接着一点一点擦着大龙的脸,脖颈,胸膛下滑,最后砰的一声歪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严焰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呆了,一直等到那个恐怖的东西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他才一下子被吓醒过来!他惊慌的拽了拽一动不动的大龙,发现他的身子僵硬的像木头一样,他的手冰凉的简直像是死人!

    “你没事吧!”严焰慌张的拍拍大龙的肩膀,大龙一点一点机械的朝他转过头来。当大龙的脸终于映在他的视野中的时候,他不禁心脏一阵紧缩,惊恐的后退了几步:眼前的大龙,苍白的脸上满脸都是鲜血,目光呆滞的像具尸体!

    “大龙你没事吧!”严焰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大龙你醒一醒!你别吓我啊……”

    大龙像傻了一样,就那么呆呆的站着,僵硬而麻木。

    严焰的心中忽然冒出来一股无名之火,他有些狂乱的推开大龙,狠很的踹了一脚地上直挺挺的尸体:“靠!老子还就不相信了!你到底能把我们怎么样!你出来啊!鬼鬼祟祟的躲在暗处算他妈什么本事……”

    严焰的声音有一种怪异的尖利,他大步向前走去,一脚踏进了黑洞洞的屋子里,摸到门边墙上的灯绳,一下子拉开了灯!沾染着灰黑灰尘的灯泡立刻放出了昏黄的光芒,把这小小的斗室照耀的一览无余。奇怪的是,这个小房子中,并没有任何人!

    严焰古怪的叫声把大龙从惊惧得都已经麻木的状态中惊醒过来!他回过神来,看见了偎在他脚边的尸体,踉跄着后退几步,差一点跌倒在地上。

    “大龙你快过来!”严焰听见大龙的响动,回头看见大龙已经清醒过来了,忙招呼他进来,“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人。”

    大龙战战兢兢的绕过那尸体,双腿虚软的几乎站不住脚步。

    “你看!”严焰指指屋子里的一切摆设,“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些简单的做饭工具。而且这里的一切,早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尘土,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了。”

    “那个,那个-尸体,”大龙好不容易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来,“是什么人?”

    两个人小心的凑近了门口倒卧的冰凉的尸体,严焰随手抓住门边的扫把,费力的把她翻了过来,仔细的审视着她那因为沾满了鲜血而模糊不清的容貌。

    那尸体的身上的衣服,劣质而且鲜艳,鲜艳的有些恶俗,紧紧的包裹着她曲线分明的身体。看着看着,严焰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很是眼熟,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大龙也说:“这个人,咱们是不是见过啊!”

    两个人极力在记忆中搜索着似曾相识的面孔,尤其是最近跟案子有些关联的人。不是石秀她们寝室的人,不是梅雨,还能是谁呢?还有哪个女人,被这个案子牵扯上了?

    “难道是她!”两个人同时想到了什么,不约而同的惊呼起来,慌张的对视一眼。

    没错,一定是她了!除了花想容美容院俗艳的老板娘苏琪,再不会是别人了。

    “那女人太可怕了!”严焰惊呼着,“苏琪曾经跟踪过她,发现过她在墓地里祭奠韩竹,所以现在她已经开始杀人灭口了!下一步,不知道会不会就是咱们……”

    “她引我们到这里来,是不是就为了警告我们?”大龙的紧紧咬着牙根说。

    “再找一找,看是不是能发现什么。”严焰站起来,环顾着这间不大的屋子。

    屋子里的摆设太简单了,简单的不需要再看,也根本不能藏人。但是屋子对着门的另一面,还有一面窗户,严焰走过去看了看,窗户果然没有闩上,很有可能那个神秘的女人,就是从这扇窗户里出去的。屋子好象以前有人烧过什么东西,有很多灰黑色的灰烬,静静的散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除此以外,这里没有任何打斗或者挣扎的痕迹,也没有鲜血的痕迹。也就是说,这里可能根本不是犯罪的第一现场。

    “你看那是什么?”大龙忽然看见了什么,他走到桌子跟前,看看桌子关着的抽屉里露出来一角纸。大龙忙打开抽屉,把那张折叠着的纸拿出来,和严焰一起,打开一看,上面赫然用鲜血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不要拿你的好奇心,来考验我的耐性,否则她就是榜样!

    严焰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来了,拿出一看,是董胜打过来的。严焰忙接过来,董胜焦急的声音震动着严焰的耳膜:“我说你们几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啊!我都已经说过了不让你们擅自行动!你们现在在哪?状况怎么样?”

    “我们没事,”严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但是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而且这个人,你也很熟悉?”

    “你说什么?”董胜的声音一下子又提高了八度,“又有尸体?还是我认识的人?是谁?”

    “苏琪!”严焰简短而有力的说出了这个名字,手机那头立刻沉默了,显然董胜受到了极大的震动。过了足足有十秒钟,董胜才重新开口了:“你们现在在哪个方位?还能不能记得路径?我马上过去!”

    严焰立刻报告了他们的位置,董胜又嘱咐他们要小心,然后匆忙挂断电话,心急火燎的朝这边赶了过来。

    坐车过来的话,路并不算远,15分钟以后,董胜和王华已经站在了大龙和严焰的面前。董胜看了看大龙递给他的那张鲜血写成的警告信,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门口的尸体,有仔细打量打量屋子里的一切,还推开正对着房门的那扇窗户,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地形。

    “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董胜一边忙着,一边问大龙和严焰事情的经过。他仔细倾听的,时不时的问一下关于细节的问题。

    “照这样看来,梅雨根本就没有死。”讲述完事情的经过以后,严焰补充了一句,“这些天发生的一切案子,肯定都是她做的!就连她的失踪,说不定都是早有预谋的!”

    “可是,”大龙犹疑的说,“她只是一个女人,怎么有能力做出这么多案子?就像苏琪,如果她当时反抗的话,不会被那女人这么容易得手的,她的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挣扎的痕迹啊。难道是,她还有帮凶?”

    董胜没有说话,只是听着他们的议论,出神的盯着手中那张字条。字条上的字迹,跟上次在老夫子身上发现的似乎很想象。上次的字条,经过化验以后发现,那根本不是血迹,只是一些很像鲜血的颜料。这次呢?还是颜料吗?或者是真的鲜血?

    “对了!”董胜突然厉声质问,“你们真的是偶然发现了梅雨然后就跟踪她吗?”是的,刚才严焰述说事情的经过时,刻意隐瞒了石秀所说的话,说他们只是偶然发现了梅雨才会跟踪到了这里。现在面对着董胜凌厉的逼人目光,严焰和大龙都不敢直视,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又是石秀的主意对不对?”董胜有些发怒了,“你们不说我也能猜的出来,那丫头简直太……说吧,你们还有什么计划,都说出来!你们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现在连苏琪都死了,下一个说不定会是谁!”

    “这个,没有了,她就因为老夫子的事,怀疑梅雨还活着,让我们留神找找梅雨,看看她的底细。”严焰低着头小声说道。

    “真的只是这样吗?”董胜继续逼视着严焰,尽管低着头,严焰还是感觉到被董胜盯着的的那块头皮一阵阵发麻,“不可能的吧?我了解石秀,她是一个做事很有计划很有主意的人,不会这么简单的。”董胜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你们是不是不信任我?”

    “没有!”这次严焰一下子抬起头来,大幅度的摇着头回答的很快,快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只不过当他一接触到董胜的目光,就又立刻躲躲闪闪的低下头去。董胜一看严焰的样子,心中明镜一样,不由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快十点了,”董胜抬起手腕看看手表,“你们两个赶紧打车回学校吧!这里的事情留给我们处理。再一个,你们转告石秀,”董胜停了一下,想了想又摇摇头,“算了,改天我亲自找她谈。你们赶紧回去吧。”

    严焰一听这话,忙拉起大龙,朝外面走去。他们两个顺着来路,跑到离屋子不远的马路边,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学校的方向开去。

    这个时候,石秀和雷聪还蹲在墓地的暗处,聚精会神的盯着墓地中的那块标有韩竹名字的墓碑,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今夜,世界是如此的寂静,寂静地仿佛连呼吸和心跳都震耳欲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maya-craft.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