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

热门小说

正文  第85章病房互动

章节字数:5515  更新时间:18-01-09 13: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素琴走到这家医院后,很快就从院方那里打听到了陈兰兰的下落。一位叫艾伦的女医生得知她是来找陈兰兰的,就主动带她去陈兰兰的病房。

    在这家医院的长长走廊里,李素琴用生硬的英语想从这位女医生口中得知陈兰兰的病情。

    艾伦于是跟她唠叨了一大堆,但大概意思是——该患者的炎症很重,但基本稳定,需要长期住院治疗。

    李素琴心里顿时蒙上一层阴云,不由想到,假如浩东得知她不能短期间出院的话,就一定会来看她的。这可如何是好?

    当艾伦医生问起她跟陈兰兰的关系时,李素琴则回答道:“她是我儿子的同学。他们一起在登山过程中遇险的。我的儿子住在另一家医院里。”

    艾伦医生点点头:“那位姑娘很可怜,身边一个亲友都没有。我还以为您是她姐姐呢。”

    李素琴淡然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她心里很得意,那个女孩比自己的儿子还小了好几岁,人家这么说,真是太恭维自己了。

    她终于来到了陈兰兰的病房。在这家大病房里,除了有陈兰兰之外,还收留着七八位在这次灾害中受伤的患者。他们都好像是本地人。

    李素琴一眼就发现陈兰兰所住的4床。此时,陈兰兰还在输液。只不过,她的身边却空荡荡的,跟其他病床的患者有亲友相陪伴,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陈兰兰此时正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她的寂寞和惆怅都写在了脸上。

    艾伦这时一指陈兰兰,并朗声表示道:”陈小姐,有人来探望您了。“

    陈兰兰闻声一看,才发现那位女医生身边有一位美丽又成熟的女子,正关切地看着自己。

    陈兰兰一愣,此女真的不俗,不仅容貌美丽,而且还气质非凡,对自己来说,就有一种似曾相识般的亲近感。

    “兰兰,你感觉好点吗?”李素琴一看她怔怔地打量自己,就主动用汉语亲切地询问道。

    陈兰兰轻轻点点头:“还好。请问···您是哪位?”

    李素琴知道那位艾伦医生无法听懂他俩的对话,于是就对陈兰兰实话实说:“我是浩东的妈,特意受浩东的委托,专程来探望您的。”

    陈兰兰惆怅的表情终于露出了曙光:“真的吗?浩东情况怎么样?”

    李素琴叹了一口气:“他的命总算保住了。现在情况跟你一样,躺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另一家医院呢。不过,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我的儿媳妇正在床边照顾他呢。”

    陈兰兰的神情又转为一片阴云,紧盯着李素琴:“您···您怎么来了?”

    李素琴回答:“你们遇险失踪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国内。我作为浩东和楠楠的亲属,自然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

    陈兰兰点点头:“哦···那我能尽快见到浩东吗?”

    李素琴果断摇摇头:“恐怕不行,你俩都无法下床。而且,你们彼此相隔好几百公里呢。就连我来这里一趟也很不容易。”

    李素琴这时又想到自己在那辆出租车所发生的事情,依旧心悸不已。

    陈兰兰一看李素琴神色有变,不知何故,随即不安道:“辛苦您了,我真的不好意思···”

    李素琴打断道:“你别客气了。听说你救了我的儿子,我作为浩东的母亲,理当慰问你一下。”

    艾伦医生对她俩的对话,一句也听不懂,只好一耸肩膀:“您们谈吧,我就不打扰了。”

    李素琴一看她终于转身走了,便向她道了一句很熟悉的日常用语——Thankyou!

    陈兰兰此时面对这位贵夫人,心里很纠结,再加上身体的虚弱,嘴巴略微张动了一下,居然不知道说点啥好。

    李素琴这时坐到了她的病床边,并试探问道:“闺女,你渴了吗?”

    陈兰兰轻轻摇摇头。

    李素琴紧接着又问道:“那你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吗?”

    陈兰兰的语气有些哽咽道:“我···我想···见到浩东···”

    李素琴一怔,随即明白,像陈兰兰这样的情况,在精神上是非常渴望跟自己最亲近的人在一起的。希望能得到一份呵护和宠爱。

    李素琴想到这里,很想同情这个无助的女孩,但又想到她是自己儿媳妇的情@敌,儿子也是为了她才对儿媳妇冷淡,并且遭遇到这么大的危险。所以,她不得不收起了恻隐之心。

    “闺女,这恐怕不合适吧?浩东他是有媳妇的。而且,他的身体情况也不好。所以,请你最好跟他保持距离。想当初,浩东为什么会执意去爬山,恐怕你心里很清楚。假如你们不这么做,也就没有现在的结果。”

    陈兰兰一听她冷冷的口气,并没有屈服,而是质问道:“我和浩东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您心里很清楚吧?我俩为此都忍气吞声地活着,难道就应该承受思念之苦吗?”

    李素琴脸色一变:“可是,浩东他有法定的媳妇。而且,那个女孩还非常爱浩东。”

    陈兰兰断然摇摇头:“您错了。首先,浩东并不爱她,之所以救了她,完全是为了道义。其次,她也不是对浩东特别有感觉。在这此旅行过程中。她跟浩东的另一个当地同学搅和在一起。如果不是她在龙卷风来临之前,任性地不听浩东的劝告。我们都不会遇到这样的险情。”

    李素琴并不知道他们所发生的具体细节,也不知道那个道格拉德其人,不由诧异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兰兰淡然一笑:“我很累,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讲明白的,您还是亲口问问楠楠吧。”

    陈兰兰不肯跟李素琴讲明白,因为这本来就是浩东设的局,引@诱杨楠楠去跟道格拉德发展关系。她怎么能理直气壮地跟李素琴讲出来呢?

    李素琴眼睛转动了几下,随即又表示道:“兰兰你不要太执着。你还年轻,而且还这样有才气,将来回国后,什么样的优秀男人找不到啊?我现在以浩东的母亲身份来恳求你——就放过我们的浩东吧!”

    陈兰兰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阿姨···您是来慰问我的···还是给我伤口撒盐的···”

    李素琴眼睛也湿润道:“我并不想伤害你。可是,我儿子毕竟有媳妇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呀。你如果不接受,只会让自己伤到更重。我并不是要给你的伤口上撒盐,而是在设法为你疗伤呀。当然,在疗伤过程中,难免会刺激伤口一下,会让你产生一点剧痛的感觉。”

    陈兰兰固执摇摇头:“阿姨,难道您不清楚吗?浩东跟楠楠的夫妻关系是假的。浩东至今都没碰过楠楠。当初浩东答应娶她,难道您心里还没有数吗?浩东心里究竟爱的是谁,您难道不知道吗?您如果真是为我疗伤的话,就要设法成全我和浩东。否则,不仅是我伤得更重,就连浩东也会伤得体无完肤!”

    李素琴的脸色有些涨红了,不由嗔怪道:“你这个闺女怎么如此任性呢?如果不是你在感情上缠绊着浩东,那他会冷落楠楠吗?你也见到楠楠那个孩子了。她是多么单纯的姑娘啊。难道你就忍心伤害她吗?”

    陈兰兰摇摇头:“并不是我想伤害楠楠,而是那些把她跟浩东强行绑在一起的人伤害了她。否则,她当初就不会跟浩东签署那份婚前协议。”

    李素琴苦笑道:“当初他俩结合太仓促了。在彼此感情无法立即接受的情况下,才草率地耍起来小孩子脾气。可是,随着他俩接触增多。他俩的关系会越来越深厚的。只要你不在他俩之间搅局的话。我相信浩东会迟早接受楠楠的。”

    陈兰兰脸色一变:“阿姨,您把他俩的矛盾归罪于我。这是对我不公平的。当我得知浩东跟楠楠结婚的消息时,是想忍痛跟浩东分手的。可是···浩东死活不同意啊···您知道吗···在他回国前夕···我俩在海边已经发出了山盟海誓···今后我们无论遭到什么···彼此的爱是忠贞不渝的···”

    李素琴听着陈兰兰哽咽的语音,心里也是异常的难受。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一条干毛巾,帮助陈兰兰擦拭一下眼角的泪水。

    陈兰兰一看眼前的这位美丽并充满气质的女子向自己投来的怜惜的目光时,心里不由一热。她感觉到这位贵妇人要比自己的那位不堪入目的亲妈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人家跟自己的亲妈年龄差不多,但相比之下,就像两辈人一样。

    一直缺少关爱的陈兰兰这时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妈妈!”

    正在为陈兰兰擦脸的李素琴一听这句呼叫,浑身不由一颤,那只拿毛巾的手停顿一下后,终于远离的陈兰兰的俏脸。

    陈兰兰的泪珠又滚落下来,并用一种乞求的目光望着李素琴。她知道自己跟浩东能否走到一起,眼前这位贵夫人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李素琴怜惜的目光跟陈兰兰的渴望目光相衔接时,顿时也让李素琴的颗芳心乱了。她本意要说服陈兰兰放弃的决心也瞬间产生了动摇。

    如果这个女孩能做自己的儿媳妇,也是挺不错的。她的心里不由这样设想了一下。

    不过,杨崇启慈父的形象顿时又呈现在她的脑海里。楠楠能在浩东的呵护下生活,可是他目前唯一的期望啊。

    她想到这里,不由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并对陈兰兰诚恳地讲道:“兰兰,你是一个好闺女。可是,我真的没有福气拥有你这样的儿媳妇。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认我做干妈吧?我会把你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的。将来,我会为你安排一切···”

    “阿姨!”陈兰兰立即打断道,“我不想做您的女儿。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嫁给浩东。您如果不成全我们。不仅对我,那对浩东也是极其残酷的。”

    李素琴苦笑道:“兰兰·,你别忘了,浩东跟楠楠已经有了夫妻的名分了。他俩之间虽然有一份婚前协议,但那只是一种承诺,并没有法律效率。再说,楠楠恐怕早不把那份协议当回事了。当我从他俩那里离开时,她都舍不得跟浩东离开半步啊。”

    陈兰兰听了李素琴的陈述,不由回想起之前在他们遇险后,杨楠楠对郭浩东的态度大变。她随即又想到,浩东其实是一个心肠很软的男人,假如楠楠对他任性和高傲,他可以跟楠楠保持距离。可一旦楠楠把他视作生命中的唯一,并苦苦依恋着他,那他还有勇气对楠楠说不吗?

    陈兰兰的心绪彻底乱了。在她看来,这次设计的爬山活动彻底失败了。不但没有让楠楠跟浩东疏远,反倒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真是得不偿失啊。而自己和浩东都在这场游戏当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李素琴一看陈兰兰表情很纠结,便看了看时间,然后表示道:“兰兰,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刚才的话。我在这里也不能久留,马上就得回到浩东那里。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吧。”

    陈兰兰一听李素琴要走,不由瞪大了眼睛:“阿姨且慢。我还有一事相求。”

    李素琴心里一动,随即问道:“什么事?”

    “我必须要见浩东一面。”

    李素琴一听她这个要求,不禁为难道:“这恐怕不方便吧?你俩各自住的医院不仅距离太远,楠楠目前也跟浩东寸步不离,而且,你想必也知道,除了楠楠之外,还有一个人正关注着浩东的一举一动。”

    “哦···真的有那个人吗?那当楠楠遇险时,那个人在哪?”陈兰兰不由疑惑道。

    李素琴淡然一笑:“他当然是存在的。只不过,你们被洪水冲走时,他有些无能为力了。但是,你们三个人能平安脱险,都是他的功劳。他不仅救了楠楠,还亲自把你背下山的。”

    陈兰兰因为长时间昏迷,自然不知晓后面所发生的情况。不由充满了迷茫。

    李素琴一看她又沉默了,便表示道:“你现在踏实在这里养病吧。医生说你现在的全身炎症还很大,必须要多住几天院治疗才行。如果方便的话,我会安排浩东抽空过来一趟的。”

    陈兰兰思索了一下,然后表示道:“我希望阿姨安排我们见一面。我跟他的关系何去何从,必须要由我俩当面谈一谈。”

    李素琴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那好吧。我想浩东如果不能见你一面也不会踏实跟我回国的。”

    陈兰兰一听到郭浩东很快就会回国,顿时满脸充满了失落的表情。

    李素琴又叮嘱了陈兰兰几句,就离开了病房。

    她在找车回圣奥东医院的过程时,不由再想,自己此次目的虽然没有彻底说服陈兰兰放弃自己的儿子,但已经给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起码动摇了她跟自己儿子在一起的决心。这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毕竟,要想彻底拆散他俩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在回去的车上,她回想着刚才陈兰兰的凄切无助的样子,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感,尤其当那个女孩动情称呼她‘妈妈’的时候,就感觉浑身经过一次电流一样。她突然勾起了一段伤心的往事···

    再说圣奥东医院的情况正如李素琴所说的那样,杨楠楠真的离不开郭浩东了。尤其当承受一次生离死别的考验,让她的芳心彻底倾向了郭浩东。

    虽然已经艳阳高照了,但是她依旧一刻也没有离开郭浩东的意思。

    她这时坐在郭浩东的病床旁,身子微微下伏,把胳膊肘就杵在床边,并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目不转睛地望着郭浩东熟睡的脸庞。

    这时郭浩东侧面的脸庞真可谓是棱角分明,透出一股男子汉的阳刚气质。

    当杨楠楠回想起他在自己遭遇危险时,那奋不顾身的瞬间,就更加倾倒于郭浩东这种光环之下了。在她看来,郭浩东身上独具的精神和气质,是远非赵威所能比拟的。唉,自己当初怎么被那个奶油小生给着迷了呢?

    她一边欣赏着郭浩东熟睡的脸庞,一边胡乱想着。可是,她并不知道,郭浩东早就醒来了,因为不想跟她面对,才不得不闭眼装睡。

    可是,杨楠楠此时对他好像百看不厌,迟迟不肯离开,仿佛不亲眼看到他苏醒,就不会离开一步的架势。

    郭浩东可实在忍不住了,不得不睁开了眼睛。

    “浩东,你醒了?”杨楠楠等他的眼皮一抬起,就迅速睁开了眼睛。

    不料,郭浩东眉头紧皱,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咬牙要起身···

    杨楠楠吓了一跳,立即按住他的肩膀道:“浩东哥···你怎么了?”

    郭浩东深呼吸一下,才终于开口:“楠楠,快放开我···我要去上厕所。”

    杨楠楠并没有松开郭浩东,而是表示道:“不行。你现在不能下床。我帮住你接一下吧。”

    郭浩东的脸腾地红了:“这使不得···我是一个男人呀。”

    杨楠楠的眼睫毛眨动了一下:“我是你的老婆呀。你难道还需要避讳我吗?”

    郭浩东一听,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自己恐怕真甩不掉她了!

    不过,他岂能让杨楠楠伺候自己的内急?

    “楠楠,我在床上解手,真的太不习惯了。我身体已经没事了。完全可以下床去厕所的。”郭浩东又坚决地表示道。

    杨楠楠眉头一蹙:“可你刚刚苏醒,怎么能立即下床呢?”

    郭浩东不由暗自唏嘘,但也不好意思对杨楠楠表明——自己早就醒来了,为了回避她才闭眼装睡的。

    “楠楠,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郭浩东坚持要起床。

    杨楠楠一看他实在太固执了,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好让一步:“那好吧,我扶着你去厕所。”

    郭浩东已经挣扎坐在床边了。不过,他可不希望杨楠楠搀扶自己进入卫生间。

    他再一次摇头:“不用,我自己能行。”

    杨楠楠一看郭浩东再次拒绝自己,不由急道:“浩东哥,你是怎么回事呀?我可是你的老婆呀。你不让我伺候你还能靠谁?”

    郭浩东刚想张嘴,表示自己谁也不需要时,就突然看到病房门被推开了。从门外一下子涌进来四个男子。

    郭浩东眼睛顿时一亮,因为涌进来的男人依次是——道格拉德、鲁瑟夫、约翰和康奈特。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maya-craft.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