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

热门小说

霸世卷之楠朝篇  第一百七十一章 静时修止动修观(五)

章节字数:4191  更新时间:10-09-14 2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姐!小姐!”

    看见红雪拿着袜子,一脸焦急地追着我,我不由咧开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经过那个叫罗医的大夫诊治后,现在我的喉咙可以发出些简单的声音,虽然还不能说话,却也足够让我欣喜了。发现这个后,我的笑声在院子里便没有停过。

    “小姐!小姐!”眼见着红雪要追上来了,我抬头向一边的明月递了个眼神,示意他拦住红雪。

    “你这冰块挡什么路!还不快让开!”听见身后红雪焦躁的抱怨声,我不由仰天一笑,刚一迈步,却是眼前一花,还未待我反应过来,便已生生撞上了一堵人墙。

    “……吾人……”

    低低一声,似叹似唤。

    我闻声抬起头,微笑着看着来人。

    “宫主!……”眼见白露来到,红雪心下一定,本想费神赶去,却见自己面前的冰块竟是一个侧身让了开去。红雪也不多意,只急忙跑上前说道,“宫主,小姐又不穿袜子。”

    白露闻言,缓缓向我‘看’了过来,那双好看的眉眼轻轻一蹙,闪过一丝责备。我讨好一笑,连忙缠着白露撒起娇来。

    自白露将我带到天池后,我便发现,这个院子因为里有温泉,所以地面的温度比外面的地表要高许多,加之内外地面都是由玉石铺成,踩在脚底暖暖滑滑的,甚是舒服。于是,我便喜欢上了这种‘光着脚丫子在院里跑来跑去’的感觉。然而,红雪却担心我着凉,总像个催命符一样追着要我穿鞋袜。可我就是逃,死不认账。

    “小姐!这春寒可是入骨的,您身子刚好,最是马虎不得!”红雪见我对白露一脸谄媚,不由不依不饶地说道,边说还边用一副‘别想逃’的表情看着我。

    我被她瞧得哭笑不得,只好挽着白露的手写道:[白露,我们把红雪嫁了吧。]

    白露闻言,只微一抿唇,虽并未言语,但我身子靠得他极近,便将他嘴角那个几无可觉的上扬收入了眼底,心下一喜,面上竟是毫无顾忌地笑开了。

    “唉……”

    只听一声叹息,我腰间一紧,竟是白露旋身将带进了房中。

    “坐下。”他说,示意我在床边坐下。我虽有不解,却迫于淫威,还是乖乖照做了。

    正当我想白露会如何教训我时,下一刻,我却看到,那个冰莲男子蹲下了身……他缓缓握住我的脚,一脸认真地为我穿起了袜子……

    那一瞬,我忽然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有个最柔软的角落被触动了……

    似乎有什么正在慢慢地变软,悄悄地融化……

    楠朝皇宫。

    “丞相,你看如今这曦朝势如破竹,寡人……”楠帝望了一眼桌上的军事快报,纵使汇报之人用再含蓄委婉的词句,也不难看出楠朝如今的颓势。

    “……陛下何不考虑楠、贝联军?”底下的老人微一沉吟,躬身行礼道,“眼下的情形,如若有了贝朝的相助,我朝便如虎添翼,相信取得曦朝定是指日可待。”

    楠帝闻言,微叹了口气说道:“丞相有所不知,早在数月之前,寡人便向那凤姓小儿提过此议,百般示好,他却是……”

    提到此事,楠帝便觉气愤。想他一朝之帝,何曾向人如此示好过?那凤旭扬在他眼里不过一个黄毛小子,仗着有个太子头衔,竟是在自己的地盘撒泼,甚是嚣张。

    丞相微一抬头,将自家主子的微妙神色收入眼底后缓缓说道:

    “陛下,请恕老臣冒犯。”那丞相深深作揖,竟是行了个大礼,“近日来,老臣听闻,那凤太子与韶华公主很少投缘,陛下何不……”

    一语落罢。点到即止……

    正当楠帝垂眸思考时,却闻屋外突然传来一身通报:

    “贝朝太子求见!”

    真是说曹操曹操便到。楠帝与丞相闻声,不由迅速交换了个眼神。随后,楠帝从容一笑道:“快请!”

    一声令下,御书房的门户便应声大开。

    余晖盈盈,凤旭扬一路信步走来,他依旧是做一身紫衣打扮,只细细看去,那锦衣华服,却是上缀数条金丝游龙,恭谨严正,贵气逼人,俨然是皇家藏品。

    然,凤旭扬着了这般衣物在身,却依旧是一派懒散,每一步都是闲适而行。巧笑言兮,如此风流,看在他人眼中,竟觉其高贵中带着一分慵懒,叫人亵渎不得。此一番俊秀别致,连楠帝和丞相都不禁暗暗称奇。

    “不知太子殿下为何事求见?”楠帝敛下目光,微笑着问道。

    凤旭扬闻言,只浅浅勾唇,却是轻笑着道,“不知楠帝陛下为何事发愁?”

    不答反问。且一问便是一国之机密,如此不敬,楠帝却只抿了抿唇,强将心中一丝不悦压了下去。

    丞相在一旁将两人的神情看在了眼中,不由上前一步,对着凤旭扬恭敬地说道:“实不相瞒,陛下发愁之事和殿下也有些许关系。”

    “哦?”凤旭扬闻言,不由调笑道,“莫不是旭扬久留,楠帝陛下怕被吃空了?”

    一句普通的玩笑话,楠帝听在耳中却觉刺耳异常。然而,他神色不变,只依旧一脸和蔼地说道:“太子玩笑了。寡人只是……”楠帝说着,微微一顿,那双浑浊的眼睛在望向凤旭扬时,带了丝探究和担忧,“寡人近日听闻,说太子殿下与小女韶华感情甚是笃定……”

    ‘感情笃定’……凤旭扬闻言,只暧昧一笑,竟是未有反驳之意。

    楠帝见状,不由心中一动,低声说道:“寡人老了,这儿女之事,作为长辈的,也不想多问。儿孙自有儿孙福……”楠帝说着,微垂的眼眸却突地透出丝混沌不堪的光,“只是那曦朝丧心病狂,竟在国师大婚之日行凶……国师是寡人的同胞兄弟,他心性那么淡薄的人,先前多少名门女子想嫁于他,他都没许。如今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位心动女子,却要他在新婚之日去承受丧妻之痛……”楠帝说着,竟不觉哀痛了起来,“如今,又逢楠朝战事连连,这……”

    “陛下,您不用过于忧心了。”凤旭扬淡淡一笑,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上前交到了楠帝面前道,“陛下,请您过目,相信您会感兴趣的。”

    一语落罢。便见楠帝将信将疑地打开了信函……

    “……贝朝!贝朝果真答应与我朝联军了?”突然,楠帝激动地站起身,声音因为兴奋,不住得有些颤抖。

    凤旭扬闻言,只勾唇一笑道:“白纸黑字,陛下莫不相信旭扬?”

    “好!好!好!”楠帝连大喊了三声‘好’,情不自已地笑了出来,“这信函上说,合作事宜由太子殿下全权负责,不知,太子殿下有何要求?”

    在大喜之后,楠帝迅速定下了神。凤旭扬一种闪过一丝浅笑,看来,这楠帝也不尽是个草包啊……

    “陛下,旭扬只有三个条件。”凤旭扬说着,伸出了三根手指。

    “哦?哪三个条件?”楠帝闻言,将信函缓缓至于桌上,指尖摩挲着,不由心下斟酌了起来,“只要寡人能办到的,太子殿下尽管说来。”

    “第一,贝朝与楠朝联军。楠朝一切可按原先调度,只是贝朝军队一众事宜,楠朝军队都不得插手、打探。”

    哼!好一个不得插手……楠帝闻言,不由冷眸一凝:“按太子所言,若是我军要求协同出战,但贝朝将领不允,寡人也无从插手咯?”

    “关于此种情况,陛下大可放心。”凤旭扬勾唇一笑,似全然不将楠帝的怒气看在眼里,“因为,本次贝朝与楠朝联军之将领,不是别人,正是本太子。”

    话音一落。殿中的楠帝与丞相不由都大吃一惊。

    且不说这贝朝多年不曾参与战事,此次联军已是意料之外。如今,这联军统帅,竟是贝帝独子,贝朝的太子。暂不说他一黄毛小子,未曾上过阵,杀过敌,就是战场上刀剑无眼,那贝帝就不怕他龙家绝了后么?(贝朝皇姓为龙哦~)

    楠帝虽惊,却也知如此安排于自己百利而无一害,当即敛声说道:

    “那太子的第二个条件呢?”

    “这第二个条件很简单。”凤旭扬唇角微翘,笑得好不明媚,“既是联军,那事成之后,这战利品自也少不了要均衡分配才是。”

    均衡分配!楠帝嘴角微笑,眼底却愈发冰冷:“不知依太子所见,如何才称得上均衡分配?”

    “依旭扬愚见,这战利品既是战利所得,不若就依两军迎战后,自己所得为准。”无条无款,无细无列,仅‘所得’二字却让御书房的温度陡降了几度。

    ‘以所得为准!’绕是迂腐守礼的楠朝丞相闻言,也不由惊异地抬头向凤旭扬看了去,那目光就好像在他面前的不是一朝太子,而是一个怪物一般。

    “哈哈哈!”正当底下的丞相冷汗连连时,上座的楠帝却是豁然一笑道,“太子果然好气魄!寡人佩服!”无视于丞相欲言的表情,楠帝断然说道,“这第二个条件,寡人也准了。太子可以说第三个条件了?”

    “多谢陛下。”凤旭扬淡淡一笑,面上神色仍是一派波澜不禁,“这第三个条件,却与国事无关,仅是本太子的一个私人要求罢了。”

    “哦?”楠帝微微一笑,疑惑地问道,“呵呵,不知太子所求为何?”

    不顾楠帝语气中的讽刺,凤旭扬双手击掌,便见身着灰衣的秦凡缓步走入了御书房。

    “这是……?”

    凤旭扬闻言,也不答话,只对秦凡微一额首。秦凡得令上前,低垂着头,金色的发辫便轻轻扫过手中的一方锦盒。

    “回禀陛下,这是太子殿下献给陛下的聘礼……”

    ‘聘礼?!’楠帝闻言,不由与丞相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会意一笑,目光皆从原先的冰凉变成了嘲讽和轻蔑。

    似乎对殿中两人的小动作置若罔闻,又或者根本没有看见,秦凡只不紧不慢地打开了手中的锦盒……刹时,殿内光华四射……

    那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

    无数的珍宝被堆砌而上,凤凰拢翼而立,身姿低垂,似是在休憩。凤尾处,金线勾画出绚丽的泉水线条,上缀的珍奇羽毛,似是由薄而透亮的宝石拼成,羽毛粼粼,璀璨无比。百鸟之王的形态栩栩如生,绕是连楠帝这般阅宝无数的人,也不禁看花了眼。

    “陛下,不知您对旭扬的聘礼可还满意?”凤旭扬勾唇一笑,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黝黑深邃,透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光芒。

    “哈哈!贤侄这份聘礼甚得寡人之心啊!”见着聘礼,楠帝对凤旭扬的称呼竟也亲近了许多。他掳了掳袖子,了然一笑道,“只是,不知贤侄心属……”

    “陛下。旭扬所属之人的名字不便于此透露。”

    似乎是难得见凤旭扬这般恭敬,楠帝竟也不计较他打断自己的话。只会意笑了笑说道:

    “就凭贤侄这份心意,这第三个条件,寡人也允了!”

    “多谢陛下。”凤旭扬拱手作揖,做了一个自进门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大礼,“既然如此,陛下便与旭扬立据为证吧。”

    一语说罢,凤旭扬挥了挥手,便见秦凡自袖中取出两份协议,显是早已拟定好了的。

    楠帝的眼神只微微一闪,便复又恢复了原先的笑意,大手一伸,接过字据便爽快地按下了印章。

    “如此,旭扬便谢过陛下。”收好字据,凤旭扬浅浅一笑,命秦凡放下锦盒后,便双双告退了。

    眼见着那抹愈行愈远的身影,楠帝慢慢沉下了脸。

    哼!什么贝朝太子,还不是在自己女儿的美人计下乖乖投降!?楠帝想着,不由得意一笑,呵呵,如今有了贝朝相助,勿说是曦朝,就是统一天下……

    楠帝越想越兴奋,他好似已经看到五朝版图在自己眼前合并,华陆所有臣民都匍匐在自己面前三呼万岁的情景了……

    “丞相!你速去遣人将此消息散布出去,越快越好!越广越好!!”

    “老臣遵旨!”……

    至此。楠贝两朝的结盟正式达成。

    贝朝参战的消息如飓风般刮遍了华陆大地,整个大地前所未有的撼动了起来……

    ————————————————————————————————————

    最近沫沫发的文,每章都近4000……好多还超4500呢……怎么没人留言,怎么没人夸奖,怎么没人给爱的鼓励……(郁闷,蹲墙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maya-craft.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